法制晚報訊 (記者 李文姬 實習生 崔明輝 )近日,教育部公佈了北京師範大學、廈門大學等15所高校章程核准書,這已是第五批出爐的高校章程。去年11月,中國人民大學、東南大學等6所高校率先出台章程,截至目前已經有47所大學陸續擁有了自己的“家規”。
  據《法制晚報》記者梳理,政校分離、教授治學等去行政化內容在47部高校章程中均有突出呈現。其中,“自主”一詞共提到了553次之多,平均每所高校都提到了10餘次。超過九成高校明確了將設立具有紀檢職能的機構,學生可進入,調查處理學校人員違反校紀行為等。
  教授治學也得以凸顯,有34所高校提到了這一概念,對學術委員會領導構成都有明確說法,提出了“校長不能擔任學術委員會領導”,進一步強調了去行政化。
  專家表示,去行政化是學校在辦學方面進行提高的必然選擇,高校章程中能凸顯反腐的相關內容也是一個進步。關鍵還要看章程規定有多少能得到切實落實,不能讓其成為擺設。
  47高校定“家規” 553次強調自主
  教育部副部長杜玉波在上海出席2014年省部共建地方高校工作研討會時曾提到,章程就是大學的“憲法”,要推進依法治校,其中一個重要抓手就是章程,“辦事要有章法,高校要有章程”。
  去年9月,教育部制定《中央部委所屬高等學校章程建設行動計劃(2013-2015年)》,明確了各個類型高校章程制定的具體步驟和先後順序安排,要求到2015年年底之前,所有的高校完成章程的制定工作。隨後,中國人民大學、東南大學等6所高校的章程首批出爐。
  法晚記者統計,截至目前,教育部共分5批為47所高校核准章程,對校長、學生、教職員工等的責任進行明確。而根據時間表,今年年底前,114所高校將全部完成章程制定和核准工作。
  記者註意到,這47部高校章程基本按照教育部指導框架設定,一般都由序言、總則和細則組成。細則基本涵蓋了學校辦學方向、學科門類、領導體制、組織結構、學校經費的來源渠道等。
  在已出台的47部高校章程中,自主辦學、去行政化、反腐等都屬熱門內容。記者發現,“自主”一詞共提到了553次之多,平均每所高校都提到了10餘次。其中,東南大學提到次數最多,共有26次。由此可見各高校去行政化、實現政校分離的決心。
  針對政府對學校管得過多、過細、過寬等問題, 2010年公佈的《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(2010-2020年)》首次明確提出要“推進政校分開、管辦分離,逐步取消學校實際存在的行政級別和行政化管理模式”。鼓勵行業、企業等社會力量參與公辦學校辦學,改變政府直接管理學校的單一方式,同時也減少不必要的行政干涉。高校將有權利自主開展教學活動、科學研究、技術開發和社會服務,自主管理和使用人才及學校財產等。
  北京理工大學宣傳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在接受《法制晚報》記者採訪時表示,北京理工大學近日正式發佈的章程中提到,學生及教職員工可以參與學校民主管理,對學校工作提出合理意見和建議。為學校依法辦學和自主管理提供了保障。
  超九成提設紀檢機構 學生可參與
  除了要去行政化,高校腐敗問題也不容忽視,形同癌症的腐敗現象早已潛入“象牙塔”。近年來,儘管教育部門嚴查教育腐敗,但高校違紀違法案件仍然易發多發。
  顯然,各高校也特別註意到了這一問題。法晚記者梳理髮現,許多高校在章程中提到了建立紀檢部門、推進反腐的相關內容,明確了學校紀委和監察機構的監督責任,將反腐提到了關鍵位置。
  在47部高校章程中,除清華大學、北京外國語大學和復旦大學3所高校沒有明確外,超過九成高校提出設立具有紀檢職能的機構,雖然各校設定的機構名稱不一,如學校紀律委員會、學校監察委員會等,但其主要目的均是“劍指高校腐敗”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人員組成上,學生參與力度明顯加大,明確了學生可參與校務,甚至可參與調查處理學校人員違反校紀行為等。東南大學要求紀律檢查委員會由黨員大會或黨員代表大會選舉產生,每屆任期5年;而東北師範大學的監察委員會則與學校紀委合署辦公。
  北京工業大學紀委書記馮虹教授在接受《法制晚報》記者採訪時曾表示,目前高校紀檢監察部門的工作人員多數從學校內產生,且按現行管理體制,高校紀委在上級紀委和學校黨委雙重領導下工作,難以監督校級領導。同時,高校監察部門受到業務知識、人力的限制,面對多個領域的監督難以深入。
  此外,目前我國尚未建立起符合現代大學制度要求的高校權力制衡機制,高校內部各種權力常交織在一起,行政領導往往同時擔任學術系統、社群系統的重要成員,權力之間缺乏制約,學術權力和民主權力相對弱勢,為腐敗發生提供了便利。隨著高校紀檢監察體制的改革,這樣的情況相信會逐漸有所改善。
  章程規定要落地 不能成擺設
 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接受《法制晚報》記者採訪時表示,現如今高校嚴重行政化,導致了行政治校的局面,意味著學校對行政負責,而不是對教育負責。長久以來,導致學校沒有辦學的個性與特色,所以也無法培養創新型人才,“去行政化是學校在辦學方面提高的必然選擇”,能在高校章程中凸顯反腐的相關內容,也是一個進步。熊丙奇說,他更關心的問題是大學章程規定的內容有多少能得到切實落實,如果章程的條款不能落地,就只是擺設。
  未來如何把章程落實還是一個未知數。熊丙奇說:“不能行政說了算,要明確黨委常委會、校務委員會、學術委員會、教授委員會的角色,以及學生參與學校管理的作用。”
 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表示,目前我國在法制建設方面還不健全,很多管理就變成了部門統治,自由財政權很大,過多地掌握在行政人員手裡,高校亦是如此。
  程方平還表示,高校章程中的明文規定,只是改革的一個基礎。高校除了要去行政化,還要法制化。而讓學生、教師作為學術主體參與決策是正確的,但是必須要有制度。目前已有不少地方做過實驗,讓教師代表、學生代表、家長代表來參與學校管理。只要相關的制度制定好了,會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。
  文/記者 李文姬 實習生 崔明輝
創作者介紹

新屋裝潢

at07atil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